首 頁 協會概況 協會領導 秘書長 部門設置 雇主維權 人才在線 海商集團 企業家電子報
管理咨詢 職業經理人認證 職業經理人人才庫 信用平臺 百強企業 雙優評選 項目投資 企業培訓 海南企業在線
江苏快3全部开奖结果
     
 
全球寬松預期升溫 我國貨幣政策空間進一步打開
 

  中國·海南 http://www.izosdy.icu
時間:2020-3-5 8:57:25
來源:中國經濟網-《經濟日報》


  近期,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多個國家擴散,引發市場對企業業績和經濟增長的擔憂。美聯儲宣布,將聯邦基金利率下調50個基點至1%—1.25%區間,這是美聯儲今年以來首次降息。我國央行并未跟隨,并暫停了公開市場操作。專家認為,我國已經提前引導了利率下調,接下來貨幣政策仍有空間。

  北京時間3月3日23時,美聯儲突然將基準利率下調50個基點至1.00%—1.25%區間,同時將超額準備金率(IOER)下調50個基點至1.1%。

  雖然美聯儲去年已3次降息,但均由議息會議作出相關決定。此次突然宣布降息,超出市場預期。隨后,阿聯酋、沙特宣布降息50基點;北京時間3月4日上午,我國香港和澳門金管局也宣布降息50個基點。

  3月4日,中國人民銀行暫停公開市場操作。業內專家認為,為應對新冠肺炎疫情,我國已經提前引導了利率下調,接下來貨幣政策仍有空間。

  多國央行啟動降息

  美國并非首個啟動降息的國家。

  在美聯儲降息之前,已有澳大利亞、馬來西亞等國央行宣布降息。

  此前,美聯儲降息預期已經有所顯現,但市場均預計美聯儲將于3月份議息會議上宣布這一決定。此次在議息會議之外突然宣布降息,超出了市場預期。

  去年以來,美聯儲降息并不少見。此次雖是美聯儲2020年的首次降息,但也是自去年以來的第四次降息操作,之前的三次降息發生在2019年的7月份、9月份和10月份。

  從美聯儲歷史上的操作來看,緊急降息較為罕見。中信證券固定收益首席研究員明明介紹,美聯儲選擇緊急降息,一般是在遇到較為重大的風險事件時。1994年以來,美聯儲歷史上共發生過9次緊急降息事件。最近一次美聯儲緊急降息操作還要追溯至2008年10月8日,降息的原因在于雷曼兄弟倒閉引發了對于經濟衰退的擔憂。自此之后的11年,美聯儲并未采取過類似行動。因此,明明認為,本次美聯儲宣布緊急降息,或意味著美聯儲內部對于當前風險狀態的評估已達到一定等級。

  美聯儲降息迅速引發“跟隨”降息潮。阿聯酋、沙特立即宣布降息50個基點。我國香港和澳門特別行政區采取的是聯系匯率制度,因而也很快宣布降息。3月4日,香港金管局宣布將基準利率下調50個基點至1.50%,并表示將繼續關注市場狀況,維持香港貨幣及外匯市場有序運作,并根據聯系匯率制度確保香港的貨幣穩定。澳門金管局也于3月4日宣布下調貼現窗基本利率50個基點至1.50%,澳門金管局稱,由于澳門元與港元掛鉤,為了維持港澳聯系匯率制度的有效運作,兩地政策性息率變動必須基本一致。因此,澳門金管局跟隨香港金管局同步調整其基本利率。

  寬松預期已在全球升溫。近期,日本央行在3月2日購買了創紀錄的1014億日元ETF,并表示將通過適當的市場操作和資產收購,向市場提供充足的流動性,確保金融市場穩定;歐洲央行也表示做好了采取適當且有針對性措施的準備,在必要情況下針對潛在風險采取相應行動。

  貨幣政策以我為主

  美聯儲降息后,我國央行并未跟隨,并暫停了公開市場操作。

  3月4日,央行公告稱,目前銀行體系流動性總量處于合理充裕水平,今日不開展逆回購操作。

  方正證券首席經濟學家顏色認為,新冠肺炎疫情在中國較早出現,中國政府采取了有效的疫情防控及對沖調控措施,如中期借貸便利(MLF)“降息”、逆回購操作、再貸款再貼現、專項再貸款等,維持了流動性合理充裕。美聯儲等央行降息為疫情后發下的滯后政策,我國央行已是先行者,不必跟隨。

  早在2月1日,央行就明確表示,將設立3000億元專項再貸款,向金融機構提供低成本資金,支持金融機構為企業提供優惠利率的信貸支持。在2月3日金融市場開市之前,央行就提前預告了流動性投放的時點和規模。隨后,2月3日和4日,央行向市場投放充足供應流動性,兩日投放流動性累計達1.7萬億元,投放量超過市場預期。

  與此同時,我國率先“降息”,但與美聯儲降息不同的是,我國是引導公開市場操作利率、MLF利率和LPR報價“接力式”下調。2月3日,在創紀錄開展1.2萬億元逆回購操作的同時,當期7天期和14天期逆回購操作利率雙雙下降10個基點,量增價減,超出市場預期;2月17日,中國人民銀行開展的2000億元MLF操作中標利率下調10個基點;2月20日,1年期LPR下降10個基點到4.05%,5年期以上LPR下降5個基點到4.75%。

  “短期之內,我國央行可能暫時不會同步跟進。”民生銀行首席研究員溫彬認為,過去兩三年,我國貨幣政策相對比較獨立,會根據本國的經濟形勢、通脹水平、就業狀況等因素作出決定,美聯儲無論加息還是降息,我國并沒有第一時間同步調整。

  比如,去年7月底,美聯儲宣布降息時,我國也沒有跟隨,同樣也于當日暫停了公開市場操作。

  逆周期調控有空間

  “全球重啟寬松操作,也給下一階段我國貨幣政策的調整提供了空間。”溫彬表示。

  明明認為,全球貨幣政策進一步寬松給國內貨幣政策打開了空間,相比歐美,中國央行擁有更多常規貨幣政策寬松空間。

  近期,中國人民銀行副行長劉國強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,作為主要經濟體中少數實施常態化貨幣政策的國家,我國貨幣政策空間仍然十分充足,工具箱也有足夠的儲備,因而有信心、有能力對沖疫情的影響。

  在此前提下,下調存款基準利率的預期也有所上升,但市場對此仍有爭議。

  劉國強表示,存款基準利率是我國利率體系的“壓艙石”,將長期保留,未來將按照國務院部署,綜合考慮經濟增長、物價水平等基本面情況,適時適度調整。

  但是,近期有觀點指出,應使用下調MLF等方式帶動實體經濟融資成本降低,在此時降低存款基準利率是利率市場化進程走“回頭路”。還有多位經濟學家也認為,下調存款基準利率的效果可能有限。

  對此,溫彬認為,真正影響銀行成本的還是居民和企業存款,占到銀行負債的60%以上。MLF利率變動更多是傳遞貨幣政策意圖,對于降低銀行整體負債成本作用有限,更何況MLF利率不可能頻繁變動。銀行資金成本居高不下,也制約了LPR的下行。因此,降低存款利率非常必要也非常迫切,不能認為降低存款利率就是利率市場化的倒退。反而,央行對于存款基準利率的“錨定”仍然是貨幣政策的核心要素和應有之義。

  劉國強表示,接下來將對2019年普惠金融服務達標銀行擇機定向降準,以釋放長期流動性。(經濟日報·中國經濟網記者 陳果靜)

 
 
 
 
  活動剪影組圖